找到理想的苗头,不困死,不止步 | 港大新闻MJ毕业生访谈

文/杜祎洁 Yijie Du

港大的2014届MJ,毕业后选择港漂的并不多,卢瑛婷就是其中一个。

和李茜雯以及另一位MJ一起,眼下他们都是China Daily驻香港的财经记者。

一定不要拖延,赶上每一个deadline。”今年八月底,开学前一天的新生见面会上,面对着台下15届密密麻麻的学弟学妹,留着利落短发,目光自信犀利的卢瑛婷毫不怯场,用一口地道的英文,与忐忑又期待的MJ新生们分享在JMSC的点滴体悟。

熟悉她的人,都亲切地叫她瓜哥。

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的她热爱文艺写作,擅长时政报道,实习却涉足相对陌生的电视新闻,并最终供职于英文纸媒的财经口。对于卢瑛婷来说,在媒体内各个领域的摸索打拼,是“一种际遇和自我挑战。”

作为一名China Daily驻港的财经记者,广泛汲取鲜活的信息是她每天的必修课。

一早到办公室,首先要浏览资料室里的各份报纸以及网络上与自己beat相关的报道,或者关注昨天同一条新闻,比较自己和别人在写作角度、报道内容上的差距。看报的同时酝酿选题,有时是通过编辑指派,中午前后就开始着手调查和采写,争取在下班前定稿。

卢瑛婷的报道方向是地产,也涉及零售、仓储等较民生的方向。这个本土化气息浓重的口几乎是全粤语的工作环境,语言能力成为来自广东的她的显著优势。

在这里,她做过一整版关于香港公屋的特稿,采访了大量本地年轻人、关注团体,包括政府机构,也因此对当下香港年轻人的生存状态和处世态度有了更真切的体会。

那次报道令卢瑛婷感触很深。她发现提前做足功课,厘清一个复杂的政策系统,获得与相关专家讨论的底气相当不易。而身为记者更需要接地气,时刻培养自己深入民生的能力,跟采访对象打好关系,避免让对方觉得冒犯,但又愿意倾吐他们的看法和处境。

班上有19名大陆生,大部分人毕业后回到了内地,而她最终以一名记者的身份留了下来。“我觉得来了一趟,就这么走了,会很遗憾。”

宽松自由的新闻环境,中西媒体的交融碰撞,观察中国政治和社会的独特视野和丰富资讯,这些都坚定了卢瑛婷在这座城市记录和观察的决心。

这也正是她申请港大MJ项目的初衷。

“港大的项目很国际化, 也有我喜欢的报道中国的方向, 申请出国读研时很少看到某个新闻项目会有聚焦中国的课程设置.”

初到港大,密集的课业和高强度的采写也曾让习惯了内地教育模式的她措手不及。不同于本科更宽松的教学和更封闭的学习,一个又一个课业的deadline迫使她不断地往前走。相比其他专业的闭门研究,学新闻的他们需要频繁地在社会上摸索线人和渠道,却也因此更快地认识了这座城和这里的人。

“在MJ的经历,是一次性完完全全而又平等地与各行各业各年龄层的深度接触,他们身上所蕴含的丰富经历爆炸性地使你迅速地对这个城市产生更深更新的了解;也是一次性完完全全触摸这个城市、感受她的脉搏的机会。”

难忘的是在Video Production课上参与制作关于香港夜市和小贩的package,她和同伴一起扛着机器去庙街拍摄、做街访,去上水采访无牌小贩,同时咨询相关的社会活动家,联系了大量关注团体和义工。“你可以看到自己从一个点,拉出一条线,最后成了一个圆,完成了一个有详实内容的作品,是一件多么令人喜悦的事情。”

在JMSC,对卢瑛婷启发最大的,也是人。

班里的同学来自不同的工作背景,新闻、金融、公关、电影、科技,每个人的分享都带给她不同的知识。课上讨论,课下teamwork,通过同学间毫无隔阂的平等交流,卢瑛婷感受到了自己的快速成长

港大附近水街的Derby West酒吧是JMSC的课后常聚地。大家经常在那里谈论最近的功课或者周末计划,昔日的热烈再回味依然面目亲切。

同样令卢瑛婷留恋的还有JMSC的lab,她甚至数不清曾有多少夜晚,和同一门课的战友在那里焦头烂额地剪片,直至深夜。

“离开的离开,留下的留下。这一年,希望你们都没有太辛苦。不管是香港还是北京,都能找到理想的苗头,前程锦绣虽然俗透,但却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在朋友圈的一张14届MJ内地生的毕业宴大合照下,她动情地写道。

谈起在自己在JMSC受益最深的教授,卢瑛婷也如数家珍。

在CNN工作多年,教Broadcast和Video Production两门课的Matt Walsh教授有一套系统的教学大纲,作业难度由浅至深,循序渐进,也融入了上手的实验。他作业评改仔细,会一对一给学生们开seminar沟通。而任职于纽约时报亚洲社论版的Brian Zittel教授负责News Editing课程,每节课的案例都明晰详实, 会一遍遍修改学生的文章, 指出孰优孰劣,指导他们找出一个最佳的新闻点。

对于挑战,生性大胆乐观的卢瑛婷心态开放,从不把自己的领域框死。本科期间做PR,做地方晚报民生新闻,MJ实习去海外拍片,工作后报道财经,她乐于拥抱每一种可能性。

我觉得我不甘于困死自己啊,我要做过了不喜欢我才甘心,不能说没做过或者听别人说说就断定不好吧。做纸媒、PR都是自己感兴趣,然后想去尝试,然后在尝试的过程中慢慢挖掘自己擅长什么和对什么更感兴趣。”

因为“想去不同的地方体验做新闻的感觉”,寒假期间她通过JMSC的平台,远赴马来西亚吉隆坡的KiniTV实习。

这一个月的生活非常紧凑,每个记者都独立操刀,需要自己完成选题、采访、拍片、写文本、配音、后期剪辑制作,两三天内做出一个完整的package。高压下的高产出也因此给了她更加充实的锻炼:马来西亚自由人权电影节、曼德拉悼念仪式、华人公会选举、当地民众新年期间的抗议示威,都被她一一捕捉在镜头里。

在卢瑛婷看来,身边进入美国高校读新闻的同学会更多地观察当地政治, 回归到关于新闻伦理本身的讨论。相比之下,在港的他们处于一个更加复杂的政治环境,会更多地贴近时政,思考中国,探索生存,对中国和新闻建立起自己的理解认知。

港大的MJ项目适合怎样的申请者?对此,卢瑛婷给出了两种可能:想进外媒, 想做国际媒体; 或是想在一个不同的华文环境内, 获得关于中国更加丰富自由的时政资讯和不一样的视野

对同门的学弟学妹,身历其中的她也语重心长:“多认识人。多往外走。多阅读本地的中文和外文媒体。采访时多建立自己的人脉。选题时多做一些本土生态和民生的话题。”

面对未来,对财经报道日渐上手的她依然不甘止于现状,给自己设定了更高的期待:在专注于纸媒的同时,紧跟新闻业的发展。“希望能够增加报道的深度,通过积累和大量的学习,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